鸿运国际 - 骑自行车撞死人也会构成交通肇事罪被判刑吗?

星期天终于到了,该好好休息一下了,谁知道却被姑姑家的表弟给搅局了.

来源|山西农业大学司法喜好者协会 王玮

案情

2013年9月20日15时,王某酒后骑自行车回家,在下坡路段时,劈面走来一名老太太,因刹车失灵,加之王某避让步伐不当,自行车高速撞向老太太,老太太经救济有效死亡。交警部分认定王某对这发难故负全责,以交通闹事罪将其刑事扣留。

法院以王某犯交通闹事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两年。

在人们的印象里,只要开车、当司机,才可能犯交通闹事罪,但让人不解的是,自行车不是灵活车,骑自行车撞人也能形成交通闹事罪吗?

依据《刑法》第一百三十三条的规则,交通闹事罪是指违反交通运输治理律例,因而发生严重事变,致人轻伤、死亡或者使公私财富蒙受严重损失的行为。该罪属于“风险公共平安罪”的范围,因此,有人以为非灵活性交通东西不足以危及不特定或少数人的生命、安康和财富平安,只要灵活性交通东西才会危及公共平安。运用非灵活性的交通运输东西处置交通运输流动,不形成交通闹事罪。关于非灵活车辆的驾驶人是否成为交通闹事罪的主体,在我国刑法学界始终是一个争议不休的问题,实际上和法律实践中的确存在不同的主意和做法。

在驾驶非灵活性交通东西的行为具备风险公共平安性子的状况下,把非灵活车辆的驾驶人作为交通闹事罪的主体,契合《刑法》第一百三十三条的立法原意,也契合罪刑相顺应的原则。

第一,《刑法》第一百三十三条的规则并无把非灵活车辆的驾驶人扫除在本罪的主体以外,《道路交通平安法》规则的“车辆”也包含非灵活车辆。

第二,灵活车辆与非灵活车辆造成的风险并没有实质性的差别,都会对公民的人身平安及公私财富造成严重损失。在特定状况下,驾驶非灵活车也可能危及公共平安。

第三,无关法律诠释中也有表现。最高国民法院《关于审理交通闹事刑事案件详细利用司法多少问题的诠释》第八条第二款规则,在公共交通治理范畴内,驾驶灵活车辆或者其余交通东西致人伤亡或者以致公共财富或者别人财富蒙受严重损失,形成立功的,别离按照《刑法》第一百三十四条、第一百三十五条、第二百三十三条等规则入罪处分。

本案中,王某有违反交通律例的行为。《道路交通平安法》第十八条规则:“非灵活车的外形尺寸、质量、制动器、车铃和夜间反光装置,该当契合非灵活车平安手艺规范。”而《道路交通平安法实施条例》第七十二条还规则,在道路上驾驶自行车,不得醉酒驾驶。王某酒后骑刹车失灵的自行车,显然属于违章行驶,并因此致人死亡,应负事变的全部义务,契合交通闹事罪的形成特色和上述法律诠释的规则,定为交通闹事罪,是正确的。

尽管没有休息,但在与表弟玩耍中,学到了一些没曾涉猎的知识,也是一种休息与收获.

分类: www.hv577.com

(必填)

@ Sat Sep 09 20:05:06 CST 2017 鸿运国际 阅读(32) 评论(0) 编辑 收藏